xiao77

  • <tr id='gOIAkc'><strong id='gOIAkc'></strong><small id='gOIAkc'></small><button id='gOIAkc'></button><li id='gOIAkc'><noscript id='gOIAkc'><big id='gOIAkc'></big><dt id='gOIAk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OIAkc'><option id='gOIAkc'><table id='gOIAkc'><blockquote id='gOIAkc'><tbody id='gOIAk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gOIAkc'></u><kbd id='gOIAkc'><kbd id='gOIAkc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gOIAkc'><strong id='gOIAk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gOIAkc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gOIAkc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gOIAkc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gOIAkc'><em id='gOIAkc'></em><td id='gOIAkc'><div id='gOIAk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OIAkc'><big id='gOIAkc'><big id='gOIAkc'></big><legend id='gOIAk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gOIAkc'><div id='gOIAkc'><ins id='gOIAkc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gOIAkc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gOIAkc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gOIAkc'><q id='gOIAkc'><noscript id='gOIAkc'></noscript><dt id='gOIAkc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gOIAkc'><i id='gOIAkc'></i>

                AG旗舰厅:可就在淺淺滿心歡喜時,離淵卻愛上了別人

                (一)初見,那朵美麗的小雛菊

                淺淺徘徊在比奇海岸,好久沒有見到離淵了。她一步一步踢著腳下的小石子,心裏湧起淡淡的苦澀。還記得他說過,要陪自己渡過這漫長的歲月,可是現在卻留下她一人孤單單。她輕輕抹去眼角的淚滴。說過不會再為他掉眼淚,可是越掩飾越難過。他的樣子清晰的浮現在眼前,他笑著喚她淺淺,她拼命的揮掉眼前的幻像,抱著肩蹲在地上痛哭失聲。原來,一切都這麽快,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淺淺是一個安靜的女孩子,在傳奇這個繁花似錦的世界裏,淺淺只能算一朵寂靜無語的小雛菊。她不懂的怎樣升級,也不知道裝備▓的概念。於她來說,在封魔燒燒小白,或者去沃瑪殺小怪,就是消磨時光的好方法,更多的時候,她卻喜歡靜靜的站在魔龍城。莊園是極美的,卻也是極鬧的,她不喜歡。玩傳奇的女子多是愛美的,穿著美麗的衣裳翩翩於人群之間。淺淺也愛美,她一直都穿著那件主宰衣。她說,那白白的羽翼多像天使的翅膀啊。

                和離淵的相遇,沒有那些美好如童話一樣的開端。那天,淺淺依然站在魔龍城,帶著小淺淺傻傻的發呆。一個穿著熱血衣的男子輕輕走,到他面前,你有金戒指嗎?男子▓密了過來。金戒指,淺淺想起包裏正好有一個,她笑著給了他。男子客氣的說謝謝,我叫離淵。淺淺不知道他要金戒指幹嘛,可是如果自己能幫別人的,她很樂意幫忙。一會兒,一行紅字刷了出來,恭喜離淵獲得1888點榮耀點。呵呵,原來他是要戒指點這個啊。淺淺開心的笑了,看來自己的戒指還能帶來好運啊。

                淺淺依舊我行我素,在傳奇裏,她沒有朋友,也不喜歡打架,其實是她根本就不會打架。她總是孤單單的一個人走在,傳奇的山山水水,傻傻的笑著,歲月靜好,一切安定,獨行江湖,有何不可呢。只是從那天開始,她的世界有了他的足跡。還是在魔龍,還是那個場景,他又問她要金戒指。她瞥了他一眼,這人臉皮也太厚了吧,怎麽還問▓我要。雖然不情願,她還是把包裏那枚金戒指給了他。這次他沒有說謝謝,也沒有走,只是的靜靜的站在她旁邊。他輕輕的問,你叫淺淺。淺淺嘟起嘴,這人真是,沒看見我身上那麽大兩個字嗎。他笑笑說,你真可愛,我每天都要金戒指點1888,可是我要參加行會戰,沒有時間去打。你可以幫我打嗎?

                雖然不是很情願,淺淺依然勉強的答應了他。之後的日子,她總是帶著小淺淺穿梭在各個地圖,連死亡棺材也天天跑,只因為那裏金戒指爆的多。淺淺每天都會拿幾枚金戒指給離淵,漸漸的,淺淺發現他也並不是很討厭,偶爾在一起聊聊天,他總是很親切,他看著淺淺的一襲主宰衣,想要給他添置一套更好的。淺淺搖搖頭拒絕了他,於她,主宰就夠了。忽然某一天,淺淺發現商鋪裏有好多的金戒指,她高興的把它們都買了下來,買著買著,她忽然明白了,其實那家夥自己也可以去買的啊,還害的自己天天跑去幫他打。淺淺握著憤怒的小拳頭,這家夥,真是壞蛋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天,淺淺找到離淵,他正在指揮行會戰,淺淺顧不得那麽多,你這家夥,明明可以買到戒指,幹嘛還天天要我去打啊。離淵溫柔的望著她,淺淺,因為你打的才有意義,因為你是一個能給我帶來,好運的女孩。淺淺生氣的拂袖而去,離淵不顧行會戰追了上去,他█擋在她前面,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個笨笨的小女人。淺淺,其實我註意你好久了,在封魔霸者,你和別人搶一個接水點,你推不動他,他把你推了好遠,我沖過去推走了她,你高興的沖上去悠閑的開始接水,呵呵,你看了我一眼連謝謝都沒有說,望著你小小的臉,那時候,我就發誓要照顧你。可是你實在是太笨,你從來沒有註意過我。淺淺嘟囔著瞪著他,你才笨呢。

                還有很多很多的‘偶遇’,在沃瑪,你安靜的等著教主,你有沒有發現,從來沒有人來打擾你,那是因為,我一直都待在門口,誰下來我都會殺掉。淺淺,這些你從來都沒有註意是嗎。我一次次在你眼前走過,可是你卻沒有正眼看我一下。終於,我決定鼓起勇氣告訴你,可是我看著你小小的樣子,我怕嚇著你。所有我開始向你要金戒指,這是個很笨的方法,我期待你能夠註意到我。是的,這樣笨的方法卻正合適你,這樣的笨蛋。我很高興,你終於肯和我說話了。淺淺,說了這麽多,我只想告訴你,我喜歡你。也許你連我的名字都記不住,可是我真的喜歡你。

                (二)一年之約

                淺淺望著眼前的男子有一絲恍惚,那些畫面,那些曾經,她從未註意過這些,淺淺並非真的傻,可是傳奇中的情愛,卻是她不敢觸碰的。這麽久了,並非沒有男子的青睞,可是她卻從來沒有動心,而如今這個男人,真真實實的站在眼前,那麽溫柔,那麽親切,一瞬間,淺淺真想伸█手抱抱他。淺淺淡淡的笑。離淵?如果一年之後你依然喜歡我,那麽我就嫁給你。離淵輕輕的牽起她的手,為你,我願意等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年,這只是淺淺逃避的借口,這個默默付出的男子並非,沒有感動自己,可是她不敢輕易接受他的好。也曾想,如果一年之後他依然愛著他,她就嫁給他。淺淺來到狐月,山上開滿大片大片的櫻花,一陣清風,點點花瓣隨風而起,每一瓣都散發出淡淡的香,如同淺淺的心,輕輕的跳動著。

                離淵一忙完行會的事情,便會站在魔龍靜靜的陪著淺淺,有時候會聊聊,更多的時候是靜靜的發呆。離淵希望淺淺來自己的行會,淺淺不喜熱鬧,笑著搖搖頭。離淵想要為淺淺搞一套好一點的裝備,淺淺看看自己身上的主宰,閃閃發光,還有什麽能比這個更美。離淵輕輕的嘆息,淺淺,我終究,還是不了解你。淺淺緊緊咬著嘴唇,離淵,我想要的,不是這些,我想要的,只是一個能陪我度過這漫長歲月的人,一個不▓永遠都不會丟下我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晚,淺淺做夢的時候哭了,夢裏,爸爸媽媽永遠的離開了自己,她拼命的哭喊,想要留住他們,可是無論怎樣哭喊,都換不回他們。淺淺不停的喊著離淵,離淵,我好怕。人前,淺淺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可是這個從小失去父母的孩子一直,努力的偽裝著,她告訴自己要堅強,一個人也要活的很好。對於離淵,她的愛讓他感動,在他的陪伴下,淺淺以為,這或許就是能陪自己,度過余生的人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切都很好,時間過的很快,差一個月便是他們的一年之期。淺淺開始有些期待了,這個男子能給自己怎樣的疼愛呢。淺淺傻傻的跑到封魔谷,她知道,要結婚就要求婚戒指,而離淵那麽忙,沒有時間打,那就讓自己來準備好吧。淺淺一個人蹲守在同心小徑,這裏的有個大怪會爆戒指,淺淺等著4小時刷一次的紅魔教主。蹲守了兩天,終於打到了。淺淺滿心歡喜將它放在倉庫,想著某一刻離淵將它帶在自己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(三)這愛,太短暫

                離淵越來越忙,總是看不到他的影子,淺淺從來沒有過問,或許,他是在忙會戰,或許,他是在準備著婚禮。淺淺想到離淵,嘴角便會露出小小的梨渦。可就在淺淺滿心歡喜時,離淵卻愛上了別人。一個穿天外飛仙的女子,一身極品裝備,笑起來傾國傾城。她叫傾城,是離淵行會的,她總是陪著離淵一起打架,一起殺敵。站在離淵旁邊,郎才女貌。淺淺看看自己,依舊是那襲主宰。淺淺悄悄的躲進人群之間,望著天空,就不會掉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  就在一年之期快到的時候,離淵背上了傾城的名字,看著漫天祝福的紅字,淺淺緊緊抱著自己,這樣,就不會太冷了吧。冬天這麽冷,心也冷的沒有知覺了。淺淺沒有找離淵,也沒有哭鬧,從小到大,得不到的東西便不再奢求。只是心很痛很痛,不能給我永遠,又何必要招惹我呢?

                淺淺扔掉那枚求婚戒指,如今,再也用不上他了吧。離淵愧疚的來到淺淺面前,他低著頭輕輕的說對不對。淺淺笑的很燦爛,笑的仿若五月向日葵。離淵,我們從此陌路天涯,你不必說對不起,因為你從不曾得到我。淺淺忍住內心的淒寒,上前輕輕的抱著離淵,從此以後,你我再不相欠。淺淺帶著小淺淺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淺淺不再喜歡站在魔龍,這裏有他們曾經的回憶,而對她來說,這些回憶都是痛徹心扉的。她開始一個人站在比奇海邊,靜靜的聽大海的聲音,有時仿佛有▓人輕輕的喚著淺淺,淺淺……
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年我二十二歲,想來是如花的年紀。我很長的時間是跟祖父祖母生活在一起,享受著世上最好的愛,過著最純粹的生活。那一年的夏天,不知怎麽會遇上他。也不知他怎會對我一見鐘情,窮追不舍整整一個盛夏。現在想來,那個夏天的我應該是很幸福的。他很帥,有些拽拽的出現在我的世界。笑時,如陽光清澈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讓人有些許的著迷。也許是我的不屑與清冷刺激了他,以後他像幽靈般尾隨。每次加班很晚時,他都會在街前燈火下


                淺淺是一個安靜的女孩子,在傳奇這個繁花似錦的世界裏,淺淺只能算一朵寂靜無語的小雛菊。她不懂的怎樣升級,也不知道裝備的概念。於她來說,在封魔燒燒小白,或者去沃瑪殺小怪,就是消磨時光的好方法,更多的時候,她卻喜歡靜靜的站在魔龍城。莊園是極美的,卻也是極鬧的,她不喜歡。玩傳奇的女子多是愛美的,穿著美麗的衣裳翩翩於人群之間。淺淺也愛美,她一直都穿著那件主宰衣。她說,那白白的羽翼多像天使的翅膀啊。


                網友評論